父亲节感慨7做人要有品,做事要有度


  早上起床时,收到了许光发来的一条微信:莫言很火的一段话:“朋友或是情人,能走过三个月的已不容易,能坚持六个月的值得珍惜。能相守一年的堪称奇迹,能熬过两年的才叫知己。超过三年的值得记忆,五年还在的,应该请进生命里。十年后依然在的,那就不是朋友了,已经是亲人,是生命的一部分了!”
  我立即回复他:“我们认识多久了?”
  他秒回复:“三十年了!”
  我一惊,有些不相信地问:“三十年了?”
  他说:“是啊!三十年了,我们已从青丝到白发,从懵懂到成熟,快进入不惑之年了,可是我们成为真正的好朋友却是十年!”
  经他这么一说,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到十年前的“五一”节,那个彩霞满天的黄昏。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阳光很好,虽然五点多了,太阳依旧灿烂,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将桃树的影子,斑驳地涂在墙上。
  我和五岁的女儿正静静地吃着晚饭,突然,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我顺手拿了过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且是来自韩国的国际长途。我的第一反应是嫂子(那时候嫂子尚在韩国打工)换号码了,特意打电话告诉我。于是我不假思索地接了电话,刚“喂”了一下,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声:“肖倩,猜猜我是谁?”
  我吓了一跳,手机“啪”的一下摔倒桌子上,女儿抬起小脸吃惊地看着我。
  我抖抖索索地拾起电话,有些激动又有些迟疑地说:“你是许光?”
  许光在电话那头“嘿嘿”笑道:“好记性!你果然还记得我!”
  我“扑哧”一笑,说:“我当然记得你,哪怕你烧成灰我也认得你。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呢?”
  许光笑道:“没想到吧?五一节放假我到大邱来玩,刚好碰到你嫂子了。”
  我愰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说:“原来如此!”
  许光说:“听你嫂子说你也想来韩国?护照办好了吗?”
  我说:“办好了,已经送去签证了,他们说办好了立即通知我。”
  许光问道:“签证的钱你准备好了吗?”
  我说:“还差三万,到时候去拿贷款吧?”
  许光笑道:“拿什么贷款呢?把你银行卡号告诉我,明天我给你汇过来。”
  我急忙说:“不不不,这怎么可以!虽然我们曾经是同学,毕竟也十年没见了吧?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我还是另想办法。”
  许光大急,在电话那头嚷道:“我说你这人就是死脑筋!十年前这样!十年后还是这样!”
  我顿时语塞。
  
蒲京娱乐场网站,  二
  九八年的那个夏夜,我和许光在县城不期而遇。
  那时的我虽然还是单身,却也是千疮百孔,历经沧桑的人了。当许光从别的同学那里知道我从深圳回来后,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我。其时他已婚,但是我不知道。所以当他找到我的时候,我还是见了他。
  我们沿着小潢河走了很久很久,各自诉说着毕业后的种种如意不如意。夜幕渐渐低垂,小潢河两岸的垂柳依依,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着两岸的霓虹灯光和天上的星光,一切美得不像话。
  许光突然拉着我的手说:“肖倩,我们结婚吧?我会给你你想要的幸福的!”
  我有些错愕,虽然我知道上学的时候他曾暗恋过我,可是我对他却没有感觉,这一别经年,突然就谈婚论嫁,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许光说:“肖倩,给我一次机会,也给我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好一切,我们结婚吧?这可是我多年以来的梦想!”
  我有些感动,毕竟女人都是虚荣的,能被一个男人爱这么深这么久,而且最后的最后,他还愿意给你婚姻,那一定是真爱了!
  我低下头轻轻地说:“请你也给我一段时间考虑考虑吧?毕竟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哩。”
  许光说:“好。我们俩都认真考虑一下,这可是关系到我们一辈子幸福的大事啊!”
  那一晚,我彻夜难眠。我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嫁一个深爱自己的人,一定是幸福的!”
  第二天中午,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接到了许光打来的电话。我正要告诉他我已经想好了时,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我一惊,下意识地说:“你有孩子了?”
  许光吱吱唔唔地说:“肖倩,对不起,有些事情说来话长,等夜晚我再详细告诉你,好吗?”
  我斩钉截铁地说:“不必了!既然你有了孩子,我们之间绝对没有可能!就这样吧!祝你幸福!”
  挂了电话,我迅速收拾好一切。背上行囊,再一次踏上了流浪的征程。
  
  三
  九九年我大婚的时候,收到了许光托同学转来的大礼和祝福贺卡,贺卡上写着:“肖倩!祝你幸福!永远幸福!这一生,我只远远看着你幸福的样子就足够!”我有些泪目,只收下了贺卡,将货礼原封不动地让同学带给了许光。
  从同学嘴里得知,许光的婚姻不怎么如意。他为了帮助他爸保住仕途,不得不娶了他爸顶头上司的女儿,那是个大他五岁还带着一个孩子的离婚女人。当许光再遇见我的时候,他准备净身出户,终结这段婚姻,可是我决绝地离开,让他没有了飞蛾扑火的勇气。
  我在心里黯然长叹:“这都是命!当我们能够相爱时,我们不懂爱!当我们懂得爱时,却已经没了机会!”
  婚后,我安心经营着自己的小日子,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除了家人和邻居,我没有任何社交圈子。有了孩子后,我更是一心扑在孩子身上,日子单调而纯粹。除了偶尔看看书,写写日记,我还迷上了十字绣。
  那是我一生中最安静恬淡的时光,也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生活。当周围的人都想着法子挣钱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一无所长。于是,我想到了出国。
  
  四
  零八年十月一日,我到韩国的签证终于批下来了。可是老天爷却又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竟然意外怀孕了!于是,出国挣钱的愿望终成泡影。
  许光得到消息后,在电话那头调侃地说:“肖倩,看来老天爷对你格外眷顾,让我找不到任何接近你的机会。”
  我也笑:“是的哩,老天爷不会让好人犯任何错误!”
  随后,征得许光同意,我将他汇给我的三万元钱,又如数汇到他妻子如萍的帐户上。虽然钱我没有用,但是欠许光的人情债却一直铭记在心。我知道,他给我的,是一份至纯至真的在乎。
  第二年,我儿子出生时,许光又汇给我五千元。他说:“肖倩,这个钱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给你儿子的礼物,以后,你就当我是孩子的舅舅吧?”
  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晃,又是十年。这十年里,我们既是朋友,更是亲人。许光和我爱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我和她妻子如萍也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每个周末,是我们两家轮流作东的聚会。两个男人照例品茗下棋,两个女人猫在厨房里互相切磋厨艺。心血来潮时四个人也会坐在一起打麻将,输了可以画鬼脸贴纸条刮鼻子,日子如水一样清澈透明。
  看了奶茶刘若英的巜后来的我们》,我才发现许光其实是是个霁月清风的男人,他的爱克制而理智。而我,也愿意理性的对待一切。我深信成年人的世界,应该是睿智的,爱可以有,但前提是不伤害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有曾经,而那些美好的回忆,留在脑海中即可。像杨见清与方小晓那样,背着家庭去开房,抱着对方说“我爱你”,我觉得不仅玷污了曾经的美好,更伤害了自己的另一半。
  真实的生活不是偶像剧,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发乎情,止乎礼义。”真正的深爱是胸口有雷霆万钧,而唇齿之间只有云淡风轻,山河故人般,至纯至真。
  村上春树说:“刚刚好,看见你幸福的样子,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
  我庆幸自己,在这个薄情的世界,还有个素心人,无论风风雨雨,都能安静地陪我,细数黄昏……
  
  

怕她不接受我的到来,我让同学先去问问她,不行我就不进去了,一个同学马上说:跟她没关系,你应该来的,“另一个同学赶紧进去说去了,她迎出来,看见我还来了一个大拥抱,很伤心的样子,我还想变得真快,佩服。现场我拍了几张相片,人家那俩孩子笑的好灿烂哟,她还要求我和她一起在遗像前合影,我都顺着做了,我想不要以为你才会装,本人也不差,和当年的小三一起合影留念中间还有“他”,人那没了爱,也就没了恨。一切都很正常,似乎是好朋友告别一样,站在他面前,我无泪,无语,他妹妹让我过去说说,说什么?心底有一个声音是”不原谅,不原谅,一辈子不原谅。“

一直到去年男的过世了,和那女人真正见面了,从来没见过她,知道她厉害但没想到她这么厉害,她早已把我儿子算计了。那天一早他的同学从外地打电话告诉我,因为我在大陆长途上没接电话,我感应到他走了,同学就把电话打到儿子手机上了,儿子打到公司让人叫我接电话,说他走了,要去参加追思会,我说“去得着吗?”回答是“他是我爸爸,我会去送他的。”该我无语了,他的同学为儿子出了机票,我想了一天还是和儿子一起飞过去了,到了殡仪馆我们在车里没下车就看见那女人带俩孩子走过去,有说有笑的,我都傻了,他们怎么不伤心呢?奇怪。

我在北京时已有察觉,等我要来之前我已感觉要遇到难题了,等我到达时这女人已去了另一个州的大学,所以他就一直找茬儿整我,一直不认账他有外遇,他的同学后来看不下去就有人开始提醒我说“他这样对你是不是有外遇了?”我傻傻的还替他辩护,“他怎么会有外遇,要是有也会是我有呀?"女人有时会很傻的。后来暴露出来了,同学们出主意让我去找这个女人理论,理论。,我还说:我自己没有能力管好丈夫,找不着别人理论。“我就是这么傻的女人。有一次,他还假装和我说那女人来学校了,我说那你不去看看她?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看她?我怎么会去看她,胖的像猪一样的女人,我才不会和猪结婚呢。”
结果最后他还是和“猪”结了婚。唉!有时候想想,能够这样口是心非的男人人品能好到哪里,丢了也吧。没想到老天爷真有眼,这样的年纪就把命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