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背后的真相

几年前,我也被亲戚问过,能不能帮忙问下有没有朋友可以从印度帮忙带一下这种类似的翻版药回国。癌症的药,正版进口也是几万块,印度版听说药效好像一样但只卖几千。问我是因为我之前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一个多月的印度做志愿者。是很亲的亲戚。但问我的时候那些交的朋友都已经没有联系很久了,而且我想我去的短短数周,我认识的朋友都没有与医药相关的,都是学生什么的,他们讲的这些药,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也不知道能不能过海关运不运得回来,他们也只是听说,也没说药效是不是真的行。当时可能亲戚也不知道是犯法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答应了说问问看,其实后来并没有问,因为我觉得希望渺茫。

朋友圈被《我不是药神》刷屏, 挡不住诱惑去看了。

后来,就是我这个很亲的亲戚上周去世了。

图片 1

我本来只是因为跟风去看个电影,可是看完电影回到家了,我还是想哭。

电影故事解读了一个现实社会现象。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需要服用一种叫格列宁的药物续命,这种药非常贵,
一瓶4万, 只能服用1个月,普通病人根本负担不起。所幸,这种药有一个盗版,
印度生产,一瓶只要2000,药效与正版药无差,但是此药受专利的保护,在国内属于违禁药,禁止销售。用不起正版药的病人为了活命设法购买印度盗版药,故事的主人公程勇便是为病人们提供这种服务的,故事的情节也正是围绕着这条主线展开的。

当年我连卖印度神油的店都没有找到,这个癌证的药店,当年也觉得应该不是像我们普普通通买个感冒药这般随意。我去印度的时候,手机卡也还是要实名制的,我们现在买个稍带点能提取毒品的药也是要身份证买的,何况这治癌的药呢?

病人吃不起正版天价药,只能吃盗版印度药,程勇作为中介代理为病人从印度代购盗版药。病人吃盗版药不吃正版药,正版药商赚不到病人的钱,不高兴了,于是就报警。这种盗版印度药虽然有疗效,能让病人延续寿命,可因为专利关系在中国被禁止销售,所以程勇销售此药属于违法,警察想方设法寻找证据要逮捕他。

这个电影讲的是法与情,走私未经国内订可的药肯定是要判罪的,不然以后卖假药的都可以钻这个空子,这社会就没有法了。但是,讲真,我自己可能也未必能做到勇哥那样到后来自己贴钱来卖药。他是要当救世主啊,因为认识的这些朋友都在遭难,因为自己的父亲也是病人,他理解。尽管后来他已经换上了有品牌的POLO衫,抽上了雪茄,他还是个有人情味的人。

影片中给病人和主角制造困难的是正版格列宁生产厂商瑞士诺瓦公司以及他们的医药代表,医药代表衣着光鲜,长的尖嘴猴腮、油头粉面,一副反派模样,和病人与程勇形成强烈的反差

电影里面提到的只是其中一种重症患者,希望更多的癌症的其它病的有用的好的进口药都能因为这部电影的效应而更多地纳入国家医保的范围内。药商研发一种药确实需要投入大量的反复的时间和金钱,而很多时候推动这些医药发展的,就是因为一旦研发成功,它申请的这个专利可以让他卖得贵,赚大发。但一般都会有一个专利的期限,过了这个保护期之后就会把价格降下来。所以,让药商降价,长远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那么多奢侈品牌赚那么多钱也没有人给他们限价,一个研发医疗的造福于人类的药商却要被迫降价。那以后除了政府投钱,谁也没有动力去研发新药了。所以,最好的方法,我想还是电影最后的做法,在国内,就是纳入医保报销范围,让国家去补贴。这样的做法,你看那个人人都想去的福利国家瑞士的医疗保障大概就这个样。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亮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3

影片中诺瓦公司和它的医药代表相当的不厚道,把药卖的这么贵不说,还千方百计阻止吃不起他家药的病人买便宜的药,把病人往死里逼,居心歹毒。

电影讲述的故事其实是真实发生过的,《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正是制作团队根据真实事件题材进行改编拍摄的。

在真实事件中, 主角叫做陆勇,无锡人,经营一家针织品企业,是个小老板。
2002年检查出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服用进口药“格列卫”也就是电影中的“格列宁”治疗,格列卫当时的价格是23500一盒,
一个月需要一盒,天价药费没两年就掏空了他的家底。正当他为治疗费用一筹莫展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了解到印度有仿制版的格列卫

图片 4

此药药效和原版格列卫几乎一样,但价格只要4000元,于是他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与此同时还推荐给其他病友并帮助他们代购。
因为价格便宜以及药效相同,仿制药大受欢迎,很多病人委托其代购,人数达数千,因为量大,药物价格也随之下降到几百一盒。

2013年陆勇被逮捕,主要罪名是销售假药,实际上这药并不是假药,只是没国家的销售许可证罢了。

之后,几百名受过陆勇帮助的白血病人写联名请求司法机关免除陆勇的刑事责任,而陆勇代购仿制药本意也是救人而非谋利,所以随后检察院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对其进行起诉,陆勇被无罪释放。

这是真实事件,曾经闹的人尽皆知。
发生这种事情的根本原因和影片中故事的导火索一样,就是这种能延续白血病生命的药太贵,在那个年代,得了这病吃这药的话一年能吃掉一套房子,普通人根本负担不起。

为什么销售格列卫的药厂如此伤心病狂,把药卖的这么贵,背后其实另有别情,这锅也不能完全让药厂背。

电影的反派诺瓦公司在现实中叫诺华制药,是瑞士的一家药企,其研发生产的药物“格列卫”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靶向治疗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