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巡逻船耗时1天半追击千里抓捕台湾渔船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台湾《联合报》、《中国时报》16日报道,本月14日,台湾高雄籍渔船“日大盈”号在日本北海道钏路附近海域捞捕秋刀鱼时,遭日本海上保安厅第一管区巡逻船追捕。“日大盈”号一路狂逃近1000公里,从北海道南下到关东附近千叶海域,才在台湾渔业署的劝说下,停船接受日本海保厅的检查。《中国时报》称,因为担心该消息牵动台湾和日本民众情绪,台日双方官员处理此事相当谨慎,联系皆以极机密文件进行,唯恐酿成国际事件。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方辉发自北京
“越界捕鱼是被日本人逼出来的!”9月15日,台湾渔民刘志生(化名)对两天前被日本方面扣留的台湾同行鸣不平。虽然,最新的消息称日本方面已经释放了被扣留的台湾船长和渔民,但如何保证今后避免发生这样的“意外”,台日双方没有共识,刘志生更是迷茫。

  日本《产经新闻》16日称,14日凌晨约4时左右,日本海上保安厅第一管区巡航飞机发现北海道钏路市东南方370公里的日本专属经济区海域有一艘台湾籍渔船在“无证”捕捞秋刀鱼。日方随即命令其停船,但台湾船只一路南逃。经过一天半时间的追捕,15日上午11时,在距离原海域900多公里的公海上,日方巡逻船登上台湾渔船。报道称,日方认为该船“侵入日本专属经济区”,拟定逮捕该船船长。《北海道新闻》说,台湾渔船无视日方的停船信号,反而以20公里的时速全速向南逃走,日本海保出动巡视船和飞机,会同日本政府水产厅执法船一起“追击”台湾渔船达31小时,最终将其控制。据日方确认,该台湾渔船为900吨大型带网渔船,船员有几十人,目前正在日海保巡视船的押送下驶向北海道钏路港,预计17日左右抵达。日本海保认定该渔船未经许可在日本专属经济区里捕鱼违反了日本《渔业主权法》,决定对其进行缉捕。

  钓鱼岛又起对峙冲突

  台湾两大报在报道该事件时立场明显不同。《中国时报》16日以“高雄渔船遭日扣押,台日密件处理”为题称,目前,台湾相关渔业及外事单位都已派员进行协商,至于协商进度及相关扣船情形,台渔业署副署长蔡日耀明显语带保留,仅表示目前细节仍在了解中,其余不便透露。“深怕一不小心便酿成国际事件。”文章称,目前正值秋刀鱼盛产期,不少台湾渔船正在事发海域进行作业。据高雄渔业界人士透露,台湾渔船长期在台日交界海域作业,仅有少部分渔船签订渔业合作协议,得以进入沿岸海域,但几乎没发生过有渔船遭日方扣留的案例。

  13日晚发生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台日军舰对峙事件在15日已经平息,但这场追击、包围、对峙事件的性质却在前后发生了变化。之前台湾媒体都称冲突是在钓鱼岛海域发生,但后来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方大动干戈系台湾基隆籍海钓船“福尔摩沙酋长2号”“越界捕鱼”被日本巡逻舰发现所致。

  《联合报》的报道题为“我渔船遭日追捕,狂逃千里受检”,将“日大盈”号船长陈德清率58名船员一路逃离的过程细加描述。文章称,在追捕中,日本海保厅通过台湾驻日代表处与台湾渔业署联络,这场约1000公里的海上追逐得以告终。报道还引用台湾“外交部”发言人夏季昌的话称,台湾官方也承认该渔船“越界捕鱼”。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13日晚出事时,“福尔摩沙酋长2号”载有包括船长在内11人。该渔船在被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追赶时向兰阳渔业电台呼救,并驶向钓鱼岛海域。台湾“海巡署”北部机动海巡队获悉此报,立即调派在附近巡逻的“连江舰”赶往现场。

  《中国时报》称,日方称台湾渔船“越界”的根据是什么,是否因双方对专属经济区的认定不同,台湾渔船是有意还是误入日方海域,此时逮捕台湾渔船是否同台民间“保钓”行动有关,都不得而知。《联合报》称,台当局外事主管部门正在密切注意事件发展,若“日大盈”号船长船员被带上岸接受侦讯,台当局驻札幌办事处将就近协助。

  到达现场后,台方人员与之前已经登船扣人的日本武装人员对峙长达14小时,气氛剑拔弩张。随后双方都有增援,台湾的“谋星舰”“基隆舰”“花莲舰”先后赶到现场,加上日本方面的巡逻舰,一共有8艘舰船在对峙。

  日本政府9月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引起两岸强烈反弹,日本外长等官员则不时放话称,愿意同台湾就台渔民赴钓鱼岛海域捕捞问题展开协商,试图分化两岸集体抗日。据日本《每日新闻》14日报道,由冲绳县石垣市市长中山义隆率领的代表团13日访问台湾宜兰县,与当地渔协官员进行会谈。日方希望与台湾缔结关于在钓鱼岛海域的捕鱼权协定,以便“在搁置主权争议的前提下维持双方渔业友好交流”。

  在得知“福尔摩沙酋长2号”“越界在先”证据后,台湾方面的态度出现软化。15日上午,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台方同意日方将“福尔摩沙酋长2号”海钓船带回石垣岛,船长和被扣船员被释放,纷争得以化解。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萧师言卢昊】

  被逼出来的“越界捕鱼”

 

  对于“越界捕鱼”的说法,刘志生很是不平,他反复强调不能只看到台湾渔民“越界”的性质,应该找背后的原因,“难道我们的同胞不知道那样有危险吗?可是要生存,没办法,只能冒险。”

  刘志生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台湾周边海域的渔业资源几近枯竭,本来渔民可以去资源相对丰富的钓鱼岛海域捕鱼,但近年来日本的军舰在距钓鱼岛12海里以外就开始阻止台湾渔船靠近,渔船难以作业。许多渔民就开始冒险跨过“暂定执法线”到日本石垣岛附近捕鱼,这就出现了“越界捕鱼”现象。所谓“暂定执法线”是台湾单方面划定的(如图)与日本的渔业分界线,许多渔民以为只要在线内捕鱼就安全了,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台湾渔民就发现日本根本不承认台湾方面划的这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