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谈话录: 1831年3月2日

  1831年3月8日(再谈”精灵”)
  今天陪歌德吃晚饭.他首先告诉我,他正在读司各特的《艾凡赫》(旧译《撒克逊劫后英雄略》.).他说,”司各特是个才能很大的作家,目前还没有人比得上他,难怪他在读者群众中发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他触动我想了很多,我发现他那种艺术是崭新的,其中有它自己的规律.”
  我们谈到歌德的自传(即《诗与真》,爱克曼正在帮他编辑第四卷.)第四卷,我们无意中又碰到精灵问题.
  歌德说,”精灵在诗里到处都显现,特别是在无意识状态中,这时一切知解力和理性都失去了作用,因此它超越一切概念而起作用.
  ”音乐里显出最高度的精灵,高到非知解力所可追攀,它所产生的影响可以压倒一切而且无法解释.所以宗教仪式离不开音乐,音乐是使人惊奇的首要手段.(“精灵”既不是知解力和理性所能解释而是下意识活动,那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本能”.说”音乐里显出最高度的精灵”,就无异于说音乐的作用只是生理上本能的作用.这是”纯音乐论”的一种理论根据,其根本错误在于否定了艺术家的意识形态作用.)
  ”精灵常在一些重要人物身上起作用,特别是身居高位的人,例如弗里德里希大帝和彼得大帝之类.”
  …………
  ”精灵在拜伦身上大概是高度活跃的,所以他对广大群众有很大的吸引力,特别是能使妇女们一见倾倒.”
  我探问他,”这种强大的力量,即我们所说的精灵,是否可以纳入我们所了解的’神,的概念里去呢?”
  歌德说,”亲爱的孩子,你懂得什么是神呢?凭我们的窄狭概念,对最高存在能说出什么呢?如果象土耳其人那样,我用一百个名字来称呼他,还远远不够,比起他的无限属性来,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啊!”(歌德不敢公开抛弃神,只以”我不知道神是什么”了之,这就更把”神”神秘化起来了.)

  1831年3月2日(Daemon〔精灵〕的意义)
  今晚在歌德家吃晚饭,不久话题又回到精灵.他
  
  遥控世界的.所以他是一个不彻底的无神论者.
  歌德在科学方法上主张排除目的论,不追究事物为什么目的发生,只追究事物以什么方式发生,侧重事物的内外因和内在规律.这自然否定了创世说或”天意安排”说,对辩证思想的发展是很重要的.他所说的综合法也就指此.
  在达尔文之前,歌德的科学思想中已有进化论的萌芽,他对人的头盖骨中两个空洞的解释就是明证;话不多,在科学史上却极为重要.恩格斯肯定歌德对进化论的贡献,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二二五页.
  提出以下看法来把这个词的意义说得更明确些.(歌德在《谈话录》里和较早的《诗与真》里多次谈到精灵,这个问题可以说明他没有彻底抛弃”天才论”,因选译这篇和下篇谈话为例.古希腊人除制造多种大神之外,还制造过一些小神小鬼,叫做Daemon.这个词在现代西文中通常指恶神恶鬼.歌德不承认《浮士德》里的恶魔是”精灵”,他显然只取这个词的积极意义,指施展好影响的小神.他举拿破仑为”天才”的例,也举他为”精灵”的例,可见精灵与天才有关.歌德既认为精灵不是知解力和理性所能解释,而又屡次加以解释,这就自相矛盾了.)
  他说,”精灵是知解力和理性都无法解释的.我的本性中并没有精灵,但是要受制于精灵.”
  我说,”拿破仑象是一个具有精灵的人物.”
  歌德说,”对,他完全是具有最高度精灵的人物,没有旁人能比得上他.我们已故的大公爵也是个精灵人物.他有无限的活动力,活动从不止息,他的公国对他实在太小了,最伟大的东西在他眼里也太渺小.古希腊人曾把这种精灵看作半神.”
  我问,”一般发生的事件里是否也显出精灵呢?”
  歌德回答,”显得特别突出,尤其是在一切不是知解力和理性所能解释的事件里.在整个有形的和无形的自然界,精灵有多种多样的显现方式.许多自然物通体是精灵,也有些只有一部分是精灵.”
  我问,”《浮士德》里的恶魔有没有精灵的特征?”
  歌德说,”那个恶魔太消极了,不能具有精灵,精灵只显现于完全积极的行动中.”
  接着他又说,”在艺术家之中,音乐家的精灵较多,画家的精灵较少.帕迦尼尼(帕迦尼尼(Paganini,1784—1840),意大利音乐家,擅长小提琴.)显出了高度精灵,所以产生顶大的效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