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稿迎来拍卖高潮

辛亥革命100周年来临之际,国内收藏界掀起了一股名人书札、手稿热潮。北京、上海等地各大拍卖行的今年艺术品春拍中,都不约而同的增设了“纪念专场”,晚清至民国时期名人书札、手稿成为藏家抢购的热门藏品。

这几年拍卖与收藏迎来高潮,著名藏家分析——未来几年名人手稿 价格仍会持续走高。

初学者可借收藏书札“练眼光”。北京画家、学者许宏泉先生也是收藏家,他认为收藏名人书札和手稿具有重要意义:首先,书札可以作为书法来欣赏,书札是书法作为实用工具的最直接体现,是作者最随意、最具性情的书法作品;其次,书札中包含了作者与对方的交往、性格和生活状态等信息;名人书信更具有史料价值,有些书札中涉及学术研讨、历史事件等内容,价值更为可观。许宏泉说,甚至笺纸本身都具有时代和文化信息,值得现代人玩味。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而在安定繁荣的和平年代,在艺术市场日趋火热的当今,过去的一封封名人书札何止“抵万金”?!陈独秀等致胡适的13通信札卖到554.4万元,“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20册”以990万元成交……名家的一封短信、一张便条、一通草稿,也会因为其历史、文化与艺术的独特价值,而成为收藏家追捧的尤物。

胡适曾经说过:“信札是传记的原料,传记是历史的来源。故保存和收藏古人的墨迹,其功用即是为史学家保存最可靠的史料”。从此可见名人书札的重要价值。

部分名人信札拍卖史

初学者或初涉收藏的人士不妨用收藏名人书札、手稿来“练眼光”。许宏泉说,这是因为书札、手稿相比于正式的书法作品,面积小、价位低,即使收藏者偶尔看走眼,买了赝品,经济损失也不至太大。

2009年 陈独秀等致胡适的 13通信札拍出554.4万元。

但是,购藏名人信札、手稿,同样需要鉴别,因为晚清、民国时期,收藏书札已成热潮,当时即已出现造假现象。晚清民国时期信息相对不发达,辨别真伪不容易,今天是资讯高度发达的年代,收藏者可以掌握大量的信息,因此辨别真伪变得相对容易。手札造假危害很大,它不仅造成藏家的经济损失,往往还对研究者造成误导。

2010年 齐白石致叶恭绰的一通书札拍出 33.6万元。

许宏泉分析了名人书札、手稿最近几年的价格走势,他说,现在的价格比起5年以前,普遍涨了十倍。2010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齐白石致叶恭绰的一通书札,以33.6万元拍出。白石老人在书札中嘱托叶恭绰先生将卖画所得“三百二十四圆七角”汇入他的中国银行账户。许宏泉说,这封信如果放在5年前,如果能卖得三四万元,已经算是高价了。

2011年 康有为的行书《自作诗》以161 万元成交

即使如此,名人书札仍然存在很大的价格空间,比如今年嘉德春拍,戴季陶致李宗仁书札,起拍价3万元,吴稚晖和陈果夫致李宗仁的书札,起拍价只有2万元;北京德宝春拍,叶德辉的一通书札,起拍价只有5000元,蔡元培的两通书札,起拍价3万元。许宏泉说,这些藏品,在竞争不十分激烈的情况下,藏家都会以较低价位买到。

2011年 孙中山的行书《博爱》以126.5万元成交。

许宏泉判断,未来几年,名人书札、手稿的价格仍会持续走高。但他同时指出,书札和手稿不同于其他商品,甚至不同于其他藏品,它的价格上升不会是直线式的。比如某一位名人的书札,以前没有见过,突然出现时价格会很高,这会促使人们去寻找同一位名人的其他作品,大家找到后,都拿出来,东西多了,价位也就会下来了。

蒲京娱乐场网站,2011年 郭沫若的《致文求堂书简二百三十函》以2415 万元成交。

相对于北京、上海等地,深圳的名人书札、手稿收藏市场空间巨大。今年深圳荣峰春拍中,特设了“民国政要名人墨迹”专场,此专场大部分为书法作品,也包括少量名人书札、手稿。但是在拍卖现场,这些名人书札、手稿,问津者并不多。

今年初 高二适的《致章士钊信札》以563.5 万元成交。

清末民初著名学者罗振玉的一封五页手札,起拍价为1.2万元,最后仅以2万元成交。蒋介石著名“文胆”陈布雷撰文并书写的“张文白先生五十寿颂”,以起拍价3.5万元卖出。民国著名学者、甲骨四堂之一的董作宾手稿《孔诞今考》起拍价1万元,最后以3.2万元成交。曾任民国大总统的徐世昌手稿《北江旧庐记》起拍价3万元,最后以4.5万元成交,算是当天书札、手稿类拍品最高价位了。

信件的上下款必有其一为名流方可称名人手札,它的收藏价值按照“真、精、稀”的原则,用“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艺术代表性”来度量。

不可思议的是,民国四大书家之首的谭延闿手稿《庐山杂诗》居然流拍。这幅作品起拍价仅2.5万元,其款识为:民国十六年余游庐山,居将一月,及七月又一往,留二日,前后游览所及为小诗记之,尝录为一卷,十九年六月十四日雨热窗郁热纵笔写此。这份手稿写于1930年6月14日,当年9月22日,谭延闿病逝。

“为了防止买到赝品,藏家应广泛了解书札的背景资料。对写信者、收信者的个人信息,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必须要有深入的了解。”

深圳荣峰拍卖行董事长、注册拍卖师张京对此并不感觉意外,他说相对于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深圳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不发达,藏家中关注名人手札者也不多。但是他认为,正因为如此,在深圳收藏名人书札、手稿在藏品来源和价格上都有很大空间。

  ——中国嘉德古籍善本部总经理拓晓堂

专家有话说:名人书札收藏有秘诀

“现在书札的价格比起5年以前,普遍涨了十倍。未来几年,名人书札、手稿的价格仍会持续走高。”

许宏泉的收藏范围是晚明至民国三百多年间的文人书法,书札、手稿当然也在其中。许宏泉为初学者指点收藏名人书札、手稿的秘诀,他说,如今已经进入电子信息时代,名人书札、手稿是稀有资源,会越来越珍贵,史料价值很高,升值空间也难以估计。但许宏泉认为,名人书札有其特殊性,在收藏过程中必须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著名收藏家许宏泉

一、“流传有序”者为首选。所谓“流传有序”,是指由收信者本人集起来的成本书信,或是由以前收藏家汇集起来的成本书信。这些书信成规模、有系统,价值很高。

市场上名人手札主要集中在民国名人书札作为一个重要收藏门类,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早已形成气候,如爱因斯坦给美国前总统罗斯福关于原子弹的信件,1987年在纽约苏富比上拍出了22万美元;哥伦布描写发现美洲大陆的信,1991年在伦敦佳士得上拍出了44万美元;丘吉尔的7封情书,1994年在伦敦佳士得上拍了7.68万英镑;尼克松总统的辞职信,1995年在伦敦苏富比上拍了8.28万美元。

二、防止赝品。名人书札在民国时期就受到收藏者的广泛喜爱,因此制假者也层出不穷,当今收藏者应引起高度重视。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的书札拍卖早在1994年就有了。1996年,佳士得拍卖行推出了“上海张氏涵卢旧藏——宋元翰牍明清书画精品”专场,其中有我国历代一些大名家如苏轼、朱熹、董其昌等的书信。